想从一而终的拥有十年

羁绊

香港。

夏慕又一个人坐在栏杆上,手上握着啤酒罐,脚下是离地十米的车水马龙。她望着眼前的高低起伏的建筑物霓虹闪烁,思绪早已飘远。

“下次看风景的时候,换个天台吧,这可是福和的地盘。”徐天堂从铁梯上来,看着夏慕的背影,说。“现在福和坐馆可是我小学同学,况且我早就不是长兴的了,不就一普通香港市民上天台多愁善感一下嘛,怕个屁。”夏慕说着,转过身来跳下栏杆,靠近徐天堂。

徐天堂抿嘴,脱掉西装外套,走到夏慕面前,将它搭在夏慕肩膀,天堂垂眸望着她,说:“天冷,衣服套上。”

“徐天堂。”,夏慕趁徐天堂不注意,伸手将他束在皮带上的手枪抽出,迅速上膛,一把推开天堂,将枪口对准他的心脏。

外套掉在地上。

徐天堂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咧开嘴角,眯着眼笑着,缓缓举起手,他开玩笑道:“正梅的口味什么时候变重了,玩这么刺激的?”

“你当真觉得我开不起这一枪吗?”夏慕说着,走近了一步。

天堂见状也收起了嬉皮笑脸。“我倒是想问问刑事情报科总督察徐天堂,你到底是怎么舍得开的那一枪?”夏慕低吼着,眼眶渐红。“你是以为我这三年有多好过吗?这三年来,没有一天是有安稳觉睡,我不敢睡,我怕我一闭上眼又是那天乐少倒在血泊里的画面 ,耳边是一直响着的枪鸣声,提醒着我,是我害死乐少的!”徐天堂低吼着,眼睛红红的,紧抿嘴唇,步步逼近夏慕。

“如果你还是执意要为乐少报仇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开枪打死我,我徐天堂死在你手里,我无话可说。”天堂说着,伸手抓住夏慕握着枪的手,将枪口死死抵在自己的胸膛上,压着她扣在扳机的大拇指上。

夏慕见状,慌了。

她想要把枪从徐天堂手里挣脱开,却怎么都徒劳无功。“徐天堂你疯了!你放手,放手啊!!”

天堂皱眉,心疼地望着夏慕快急哭的模样,心头一紧,松开了紧握枪柄的手,枪掉在地了上,夏慕的手在发抖,“我下不了手...”。

“为什么...为什么他就可以这么义无反顾地把命给你...他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命丢掉,为什么还把我丢掉?!”

“乐少锋,你个自私的混蛋!!”夏慕无力跌坐在地上,抓着栏杆歇斯底里地痛哭。站在她面前的徐天堂双手紧握成拳,他别过脸,眼角发红,眼泪无声地从眼眶里掉落。

对于乐少的死,徐天堂还是无法原谅自己,而夏慕也没有办法原谅天堂和乐少。

痛。

TBC.

评论(2)
热度(8)

© 一条不高产的废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