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从一而终的拥有十年

【蜚蜚】

#失踪人口回归了

#废鱼携新长篇肥来啦!

#嗯。【深夜系列】番外会发的,等着吧

#溜了

【蜚蜚】

* 这一通跨越五年的通话

“哎哎哎?我的手绘板!”派了一整天的宣传单,收了那几个小时的工钱后,拎着心心念念的美味叉烧饭回家,在离家还有几米远的地方,撞见房东正在把陆菏的东西往街上丢,她一个箭步冲过去,眼疾手快地夺回手绘板。

房东愣了一下,停止了她要继续丢陆菏的东西的动作。“你回来得正好,赶紧把拖了两个月的房租交上来!”房东边说边向陆菏伸出手做出要钱的手势。

“额...冬姨!您能不能再给我宽限多几天?我我我前天才谈成了一单大生意,过几天就能收到钱交房租了,您就再给我住多几天嘛,好不好?”陆菏一手抱着劫后余生的手绘板,一手握住了冬姨的手,哀求道。

“不行不行!这个借口我从上个月就听到现在,你这大生意还真大啊!你都在这儿赖了两个月了,房租又交不起的,倒不如把房子留着给自己以后养老呢!”冬姨挣脱开陆菏紧抓住她的手,从裤袋里掏出锁和钥匙,把出租屋的门给锁上了。“你的东西全都拿出来了,你赶紧走吧,我就不收你这两个月房租了,快走吧。”

冬姨念念叨叨地走远了,只剩陆菏一个人憋屈地抿着嘴,蹲下来收拾起洒落一地的东西。

陆菏拖着行李箱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到自己的工作室。因为经济条件不好,只能平价租下一个小仓库,经过一个月的辛苦改造,将这个破旧仓库变成自己梦寐以求的工作室。

穿过热闹的集市,从宜家隔壁的巷子进去到尽头,便是陆菏的工作室,那里安静又靠近市中心。

因为小巷的灯光很暗,狭长的巷子里只有一盏路灯在亮着,陆菏精疲力尽地拖着行李靠近工作室,她靠着昏暗的灯光望向工作室门上的把手,慢慢地看清了把手上挂着的大锁。

“什么?!”

陆菏跑过去,丢下手中的东西,使劲摇了摇大门上的锁,皱着眉伸脚对着门踹了几下,最后累得倒坐在阶梯上。

她翻出钱包,打开一看,惨不忍睹,红票子屈指可数,默默地放回书包里。

陆菏抬头看天,黑漆漆的天空,一颗星星都没有,她的视线逐渐模糊,滚烫的液体却倔强不肯落下,在眼眶里打转。

她以前常常觉得世界对她不公平,觉得上帝一点都不喜欢她。18岁的陆菏没有参加高考,甚至连高三都还没有读完就休学了,陆菏父母早逝,很小时候就被寄养在姑姑家,幸好姑姑对她很好。陆菏从小寡言少语,独来独往,因为缺少父母的疼爱和家庭的温暖,她没有朋友,在10岁的时候被查出患有轻微抑郁症。陆菏在高考前一个月,递上了退学申请,第二天就住进了人民医院治疗她又恶化了的抑郁症。治疗期为一年,一年一以后,姑姑花钱走后门,把她送去浙江大学艺术系,后来陆菏转去学习服装设计专业。

陆菏伸手在自己脸上胡乱抹了一把,从外套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手机通讯录,翻看着联系人。

“肖域?不行,这个时间点打过去不太适合...或许人在酒吧...”肖域是陆菏的富家前男友。

“徐音音吧。嗯...算了,她家里人也不一定想看见我。”徐音音是陆菏的高中同学,富家女,陆菏曾与她发过矛盾。

“嫣然...还在墨尔本呢吧?”林嫣然是陆菏的大学同学兼室友。

“我忘了叶一飞住公司...”叶一飞也是陆菏的高中同学,开发软件的。

陆菏不忍直视地胡乱滑动着手机里存的为数不多的联系人,扶了扶额头,直到滑到最后,已经显示到底了,她抬眼望着最低的备注着一个长名字的联络人,零次通话记录,就静静地躺在陆菏的手机里。

她盯着那个名字,不可置信地眨了两次眼睛,才开始相信,自己竟存了那个人的电话。

五年后,这个名字很长的人再次进入陆菏的视线里,突兀而又惊喜。

她盯着手机屏幕,给自己做了很长的心理疏导,才有了勇气拨下这个电话。她按下拨通键的手指有点颤抖,她咳了几下,清了清嗓子,双手捧着手机,凑到耳畔,屏息以待,对方接通。

“咔——”在准备第二边铃声时,接通了。

“呼...喂?”话筒传来对面很强烈的喘息声,忽重乎轻。

陆菏恍惚了几秒,才缓过神来,赶紧接话——

“啊喂。”

“好久不见,易烊千玺。”

TBC.

评论(1)
热度(17)
  1. 我没有余生,来世多多指教一条不高产的废鱼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条不高产的废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