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从一而终的拥有十年

【白昼系列】

#长篇
#不定时更新
   
    
    
   
   
    * 心动

辛辛苦苦派了一整天的宣传单,收了那几个小时的工钱后,唐念生拎着心心念念的美味叉烧饭回家,在离家还有几米远的地方,撞见房东正在把自己的东西往门外丢,她一个箭步冲过去,眼疾手快地夺回岌岌可危的手稿文件。

被打断了动作的房东愣了一下,回过神来。“你回来得正好,赶紧把拖了两个月的房租交上来!”房东边说边向唐念生伸出手做出要钱的手势。

“额...冬姨!您能不能再给我宽限多几天?我我我前天才谈成了一单大生意,过几天就能收到钱交房租了,您就再给我住多几天嘛,好不好?”我一手紧紧抱着手绘稿,一手握住了冬姨的手,苦苦哀求道。

“不行不行!这个借口我从上个月就听到现在,你这大生意还真大啊!你都在这儿赖了两个月了,房租又交不起的,倒不如把房子留着给自己以后养老呢!”冬姨挣脱开念生紧抓住她的手,从裤袋里掏出锁和钥匙,把出租屋的门给锁上了。“你的东西全都拿出来了,你赶紧走吧,我就不收你这两个月房租了,快走吧。”

冬姨念念叨叨地走远了,只剩唐念生一个人憋屈地抿着嘴,蹲下来收拾起散落一地的东西。

念生拖着行李箱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到工作室。工作室的法定负责人早就跑了,去年因为一单大生意在过海关的时候出了差错,赔了不少赔偿金,老板承担不了这笔还算大的债务,就把整个烂摊子丢给了唐念生,她一个二十出头的丫头,把嫁妆都填进去了,苦撑已经不行了的工作室,靠着接一些零碎的小业务来一点点还债。心累得慌。

穿过热闹的集市,从小超市隔壁的巷子进去到尽头,便是唐念生的工作室,那里不会被车水马龙的喇叭声打扰,还蛮靠近市中心,是一个商业价值算不错的地段。

因为小巷的灯光很暗,狭长的巷子里只有一盏路灯在亮着,唐念生鼓起勇气拖着行李靠近工作室,她靠着昏暗的灯光和手机手电筒微弱的照明摸索到了工作室门上的把手,却发现钥匙打不开门了,现在才看清了把手上挂着的大锁。

“我去?!”

唐念生无奈地放弃开门,拖着行李,往有亮光的方向跑。她怕黑。

念生在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一杯热牛奶,坐在靠路边的餐桌上,吃起已经凉掉了的叉烧饭,吃得狼吞虎咽呛到了,又喝了几口牛奶才舒坦些。盒饭吃得一干二净,牛奶也喝得见底,她背靠椅背直直盯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和车辆,没有月亮星星的天空,黑得深不见底。

唐念生以前常常觉得世界对她不公平,觉得上帝一点都不喜欢她。十七岁的念生没有参加高考,甚至连高三都还没有读完就休学了,她的父母早逝,很小时候就被寄养在姑姑家,幸好姑姑对她很好。念生从小寡言少语,独来独往,因为缺少父母的疼爱和家庭的温暖,她没有朋友,在很小的时候就被查出患有轻微抑郁症。唐念生在高考前一个月,递上了退学申请,第二天就住进了人民医院治疗,治疗期为一年。曾经的唐念生一度以为自己这一生就要埋葬在精神病院里了,病情居然好转起来,慢慢地达到了出院的标准,从来都不相信命运的她,不得不把她先前对上天的“偏见”收回了。一年以后,念生出了院,姑姑花钱走后门,把她送去浙江大学艺术系,后来唐念生转去学习设计专业。

念生撑了撑双眼,硬不让眼泪溢出,然后从外套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手机通讯录,翻找能帮助她的联系人,然而,一个都没有。

看,你交的都是些什么朋友......

唐念生不耐烦地胡乱滑动着手机里存的为数不多的联系人,捏了捏额头,直到滑到最后一个字母,系统已经提醒到底了,她不经意间的抬眼,望到最底的备注着一个长名字的联络人,零次通话记录,就静静地躺在念生的手机里。

她盯着那个名字,不可置信地眨了两次眼睛,才开始相信,自己竟存了那个人的电话。

应该有四年了吧,这个名字很长很特别的人再次闯进唐念生的视线里,突兀而又惊喜。

念生盯着手机屏幕,给自己做了很长的心理疏导,才有了些许勇气拨下这个电话。她按下拨通键的手指有点颤抖,她咳了几下,清了清嗓子,双手捧着手机,听筒凑到耳畔,屏息以待对方的接通。

“咔——”在准备第二边铃声时,接通了。

“呼...喂?”话筒传来对面很强烈的喘息声,忽重乎轻。

念生恍惚了几秒,才缓过神来,赶紧接话——

“啊喂。”

“好久不见,易烊千玺。”

唐念生紧张地放缓呼吸,仔细地听话筒对面的声音,等待着老同学易烊千玺的下一句回应,握着手机的双手手心都冒出细细冷汗。

只不过接下来易烊千玺的回答,也是够打击人的。

“你是谁?”易烊千玺屈膝坐在地上,靠着落地镜,往嘴里灌了几口矿泉水,冰凉的液体从他的嘴角逃出,沿着易烊千玺棱角分明的下颚滑落,脖子,喉结,锁骨,径直落到衣领以下的位置,汗水和水珠融为一体。易烊千玺有点愕然,对这通陌生电话的来电感到莫名其妙,既陌生又熟悉的声音。

念生无奈扶额,一顿语塞:“我...”

“唐念生,我是唐念生。大明星,还记得你小学同桌,初中校友,高中同班同学吗?上个月高中同学聚会才见过的呢...”念生说道。

唐念生?

易烊千玺扭好瓶盖,将矿泉水放在地上,开始回忆起这个突然来电的小学同桌,初中校友高中同班同学。

上月,千玺好不容易抽出空来去参加育德一中第十九届高三七班的同学聚会。聚会地点在某KTV的VIP房。

“哎!大明星终于来了!”阿侃第一个注意到刚进门低调的易烊千玺,抓起两听冰啤酒,迈两三步就来到千玺的身边,伸手揽住他的肩膀,阿侃给他拉开啤酒卡环,塞到千玺手里。“我喝不了。”千玺婉拒,想把啤酒还给阿侃,却被阿侃挡了回来,“哎呀,千哥,你好不容易才来一趟,就喝两口嘛,不要扫大家的兴嘛!”

“对啊对啊,干了它...!”所有人被吸引过来,起哄道。易烊千玺也不太好意思拒绝了,抿了抿嘴昂头喝完了。

第一次喝酒的千玺被啤酒的涩苦到紧皱眉头,他赶紧把空的啤酒罐子塞回阿侃手里,艰难地钻出了围成人墙的人群,找了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想一个人呆着。结果千玺才刚坐下,有几个叫不出来名字的女同学端着红酒,笑得妩媚的紧挨着千玺坐下了,千玺略微尴尬地往里缩。

早知道让胖虎进来了。千玺心道。

“千玺~好久不见啊,没想到你工作这么忙还能来聚会。”一女的说着,摇晃了几下手中捏着的高脚杯,递到唇边,细细地抿了一口香醇的红酒。

千玺一边偷偷地往后靠拉开距离,一边尴尬又不失礼貌地微笑:“这么久不见了,大家还能聚齐也不容易。”“对了,千玺,听说你和那个叫林心颜的新人签了绯闻合约,千玺也带上我们姐妹俩火呗~”另一个女人挨着易烊千玺试探道,语气怪里怪气的,千玺听得怪不爽的。“可以啊,就像现在你们这样还继续把我当沙发,明天就能让你们红透!”

“呃呃......”那几个香水浓郁的女人扫兴地走开了。重获自由的千玺松了口气,用手拍了拍衣服,让身上浓郁的香水味散去。

无聊坐着的千玺被突兀的歌声吸引,他沿着声源处望去,背影是一个竖着马尾,身形还算消瘦的女孩,撕心裂肺地唱歌。女孩窝在那个角落,一个人握着麦,撕心裂肺地唱着,她和周遭愉快欢乐的人群显得格格不入。

呃,不对。

是连她唱的歌都格格不入。

“我们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我们在这里,在这里等你......我们不一样,虽然会经历不同的事情,我们都希望,来生还能相遇......”女孩哽咽着唱得断断续续,她没有唱完,她把脸栽在手心里,哭。

易烊千玺一脸不可置信地起身环顾了一下四周,他手插裤兜,迈步走了过去,停在了女孩的右侧方。

“咳。”易烊千玺捡起偶像包袱,收回表情,干咳了一下,引起女孩的注意。

她止住了哭泣,抽噎着侧头望向易烊千玺,女孩的眼神里悲伤里有先前的不解和后知后觉的惊讶的因素,复杂得让易烊千玺猜不到眼前这个女孩的心理活动。

“你跑调了。”易烊千玺鬼使神差地拆台。

“呜哇哇哇!!”女孩哇得一声哭出来,哭得更难过了。

回忆结束。

“当时我没认出来,可能是因为你哭得太丑了。”千玺用毛巾擦了擦脖颈上的汗,耿直地吐槽起来,“而且,谁失恋唱《我们不一样》啊!”

念生生无可恋的抿了抿嘴,反驳:“我当时都醉成狗了好吧!”千玺听着她气急败坏的语气,觉得很逗,噗呲地笑出声。

千玺问:“所以你打电话来只是让我吐槽你喝醉时的糗事吗?”“emmmm我打电话找你,是...是想让你收留收留我的......”念生越说越小声,不好意思摸了摸后脑勺。

“呃,抱歉啊千玺,我都忘了,你是艺人,这样做会给你带来麻烦的。我我还是自己想想办法......”

“没事儿。我先把地址发给你。”千玺打断了我的话,说罢挂了电话。十秒之后,千玺把地址在微信发给我。

「易窝🐱:远不远?不方便过来的话,我可以去接你。
  我:挺近的,不用麻烦,我自己过去吧。
  易窝🐱:行,我在楼下门口等你。
  我:好。」

带上行李,念生动身往千玺所在的地址走去,去往目的地的路程里要穿过两三条没什么路灯的巷子,她打开手机手电筒照着脚下的路,提起行李箱,就一路跑到有路灯的大街上,二十分钟后,终于来到千玺所给的地址。

唐念生松了一口气,“终于到了。”她拖着行李往单元门走去,借着昏暗的路灯隐隐约约看到门口站着的千玺,穿着纯白色的短袖和灰色的休闲裤,穿着拖鞋就下来了,千玺也看到唐念生了,他马上小跑过来。

“嗨,千玺。”

当时在酒吧的时候应该好好看看他才对,易烊千玺真的高了不少,念生都要抬头才能看到千玺的眼睛了,也瘦了很多呢。

易烊千玺拿过念生手上的行李,另一只手牵起唐念生,便领着她上楼了。猝不及防的念生看着自己和千玺的手,千玺像是猜到她想说什么。

“抱歉,我忘了你怕黑。”
   
  
TBC.

评论
热度(4)

© 一条不高产的废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