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从一而终的拥有十年

【千我】刚刚好Ⅰ、Ⅱ

算是五月低产期的第一篇文吧,不喜勿喷...

故事集_文字站:

作者:@一条不高产的废鱼 

【刚刚好】Ⅰ

“砰——”

易烊千玺所在病房的门被一道突如其来的外力打开,王源来势汹汹地破门而入,直冲到躺在病床上正在歇息的易烊千玺身边。

易烊千玺被吵醒了,缓缓睁开眼,抬起布满血丝,目光无神的双眸望向火大的王源。易烊千玺那曾经一度被称为琥珀色的瞳孔,不复明亮澄澈。

“易烊千玺你这个王八蛋——”正在气头上的王源头脑一热,一只手一把抓住千玺身上病号服的衣领,拽起他,另一只手紧紧握拳,高举过脑袋,即将砸向易烊千玺。而千玺对于面前这个愤怒的王源的疯狂举动,一点反抗的准备都没有,任由王源的拳脚相对。

当王源正要失去所有理智和耐心之际,王俊凯和助理胖虎从病房外恰好赶到。“王源儿,你干什么?!”王俊凯率先冲过去拦住冲动的王源,胖虎和俊凯迅速地将两人的距离拉开。

“易烊千玺,你答应过我的!说会好好照顾我妹妹,说等演唱会结束你们就结婚,难道这些承诺都是骗人的?!你欠我一个解释!”王源红着眼,冲着病态的易烊千玺吼。“咳咳...我和她,不,不可能了。”千玺垂眸,咳嗽了几下,说道。

易烊千玺的喉咙因为车祸做了声带手术,不能再恢复到以前的千式苏音了,医生说恢复到以前的声音的几率只有百分之零点几,千玺声带严重受损,恐怕这一辈子都不能再唱歌了...

俊凯拦着王源,“怎么可能呢?千玺,这是不是公司的决定?”他问。

千玺摇摇头,否认了王俊凯的话。“是我,是我不喜欢她了。咳咳...既然都没了感情,就不要再诸多纠缠了,倒,倒不如放手来得痛快。”易烊千玺编了一个弥天大谎,佯装着轻松平淡的语气,实际上心痛不已。

“呵!”王源挣脱开王俊凯的阻拦,听到来自易烊千玺的回答,毫不留情地冷笑了一声:“不喜欢了?没感情?易烊千玺你把林离当做是什么人了?!若不是当初林离苦苦哀求,念你我的兄弟之情,我是绝不会同意你们在一块的,而她现在更不会因为你出了车祸,也更不会瞎!!”王源歇斯底里的吼着,眼睛红地像嗜血,身体颤抖着,恨意和无力感从心尖蔓延开来。

王源他什么都做不了,唯有像现在这样,像个疯人一般,冲着易烊千玺骂,不痛不痒。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异口同声:“什么!王源你说什么?!”“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林离因为那场车祸,导致双目失明。易烊千玺,你现在满意了么?高兴了吧?!”王源哭腔,咬牙切齿地说出实情。

与易烊千玺一同出车祸的林离,也不例外的受伤了。双目失明...是再也看不到了。拼了命一般压抑着震惊与怀疑的面部表情,易烊千玺别过头,故意不看王源反驳了他:“她,她的事,与我无关。”心如刀割千万遍,大概也唯有这种蠢办法了。

易烊千玺答应和林离分手,一半原因是公司逼迫许久,一半是不希望林离涉足蛇龙混杂的娱乐圈。他出道二十年,身为经验老道的前辈,他很清楚明星路不好走,而明星身后的女人,也不好做,千玺不想林离受到任何伤害。他只想和她平平淡淡的过日子。

而他现在才明白自己才是最笨最蠢最傻的那个。到底,也还是伤害了自己心爱的女人。

“易烊千玺你太让我失望了!!”王源被千玺“撇关系”的这一举动,失望透顶了。王源被激得一肚子正在燃烧的火气,破口大骂后,摔门就走。

胖虎追了出去。

千玺窝在毛毯下的双手攥紧成拳,“怎么可能...咳咳...不可能的...”他将自己整个人藏进毛毯里,一边喃喃自语,一边不停咳嗽。眼泪汹涌。

“千玺...”站在一边的王俊凯皱眉,望着病床上缩成一团颤抖不停的易烊千玺,心疼不已。

昔日交好的队友兄弟,如今却如此拳脚相对,老天爷这般是要捉弄谁呢?

易烊千玺在医院修养了大半个月,一个月前也最终将早拟好的解约的律师函递了出去,易烊千玺退出TFBOYS,退出娱乐圈的消息,在微博和各大娱乐新闻上刷屏,饭圈混乱不堪,千家粉丝各种惶恐不安。

千玺出了院,没有守候在门口的记者和粉丝,没有簇拥的闪光灯和快门声,没有身旁一直陪伴的胖虎,只有他自己。

“还真有点不习惯了呢...”千玺拉了拉帽檐,自嘲道,“甚至还有点孤单呢...”

自从车祸受伤入院后,易烊千玺没有去找林离,当初反驳王源的语气如此决裂如此无情,现在他便有多难受。有好几次易烊千玺都快忍不住要偷偷去见她了,但又拼了命般地逼自己不要去想她,不要去找她。

自相矛盾的易烊千玺,苦苦挣扎的易烊千玺,连他都厌恶起了这样的自己。

“林离,我们...分手吧。”

当初说分手时的画面,还历历在目。

“为,为什么?千玺,你...”

“没有那么多的为什么...此刻分手,刚刚好。”

的确刚刚好,刚刚好分手,刚刚好出事。

[我们的爱情 到这刚刚好
剩不多也不少 还能忘掉]

“对不起,我爱你。”这是我在车祸前想要对你说的,却还是没能等到这个机会。

已经三年了,和易烊千玺分手已经三年有余,而易烊千玺退出娱乐圈也有三年。

3。这个数字,不多不少,刚刚好,足以让我忘记他。

三年前造成的车祸,双目失明,不知这是不是老天爷的安排。不过,在失去光明的这段日子里,我也想通了许多。也不知道千玺现在怎么样了,如今作为一个普通人,易烊千玺是否还在继续他的舞蹈老师的梦想?

我不知易烊千玺当初为什么会突然向我提出分手,关于公司想要雪藏易烊千玺的事,我是知道的,但这雪藏的缘由我就不懂了。

这么久了,已经慢慢习惯了长期处于黑暗,只能活在感官世界的日子。没有了易烊千玺的林离,也能活得很好。

真的么?是真的很好么?

我这么反问自己,终究还是无法从得到合适得刚刚好的答案。

“小姐,您的玛奇骨朵。”服务员将咖啡端到桌上,礼貌地弯了弯腰,走开了。林离将手机放在木桌上,摸索了几次,终于摸到了咖啡的杯壁,接着又去找方糖,这次却怎么也触不到。

“糖还是放半包吧?”这时,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径直走到林离所坐的这桌,拿起他唾手可得的糖包,撕开。“啊?...嗯...谢谢。”有点反应不过来的她,楞了楞,回答那个男人的问题。

男人将糖撒入玛奇骨朵中,拿起勺搅了搅。

“千玺。”

“哐当——”林离话音刚落,便闻勺子落下的声响,男人手忙搅乱地抽出纸巾擦拭咖啡渍,“不好意思...”男人不知为何会有慌张的举动。

林离连忙道歉:“对不起啊,我大概是认错人了,知道我喝咖啡只放半分糖的人只有...他。”

“没关系。你的咖啡好了。”男人若有所思,放下勺子,在她面前坐下。

男人一直盯着林离,目光炽热。

“哦,谢谢你。”林离道谢。“额,请问你是?”感觉男人没走,冒昧地问了一句。“哦,不好意思,忘了介绍了。”男人扶了扶领带,说道——

“我,我叫江屿,是林小姐您预约的爱情治疗师。”男人正式介绍道。

她恍然大悟,“噢,原来是江先生。江先生可是爱情治疗师,怎又知道我喝咖啡有放半分糖的习惯?”林离说笑。“林小姐见笑了。做为治疗师,我当然要充分地了解我的治疗对象,才能顺利继续治疗。”江屿赔笑说。

“哦...是这样啊...”

回到正题,“那么林小姐,我们开始治疗。请您述说一下您的情况。”江屿说。

“好的。”林离回答。说出了自己的情况。

茶凉半刻。

江屿眉头紧锁,沉思一阵。眼眶红了一圈,“我想,我可以替您的Y先生给林小姐您他的答案。”江屿说。

“林小姐,把您的手给我。”林离听话地伸出手,江屿握住了她的手腕,反手,将手背朝上。林离不明觉厉,等待着。

此时的江屿,已热泪盈眶。

林离没有说话,只是屏息以待,感受江屿的指腹在自己手心比划着,这三个数字。

202

一瞬间,林离抽出手,紧握成拳,颤抖不停。眼泪不停涌出,她痛哭了起来。

江屿心疼地望着对面的林离哭得昏天暗地。想要抱抱她,却迟迟未有行动,双手紧握成拳。

[我们的距离 到这刚刚好
不够我们拥抱 就挽回不了]

“对不起。”

我爱你。

【刚刚好】Ⅱ

江屿搬进林离家,已经有一周了。

江屿一直坚持只睡客厅,林离多次劝说让他搬进客房无效,便随了他了。

在他住进林离家的第一天开始,江屿便向她提出一个较为合适的治疗方案。

“林小姐,接下来为期三周的治疗时间,我希望您能尽力配合我的治疗,相信我。”江屿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打开,抽出签字笔,一并将它们挪到林离面前。

林离若有所思,江屿伸手握住了林离的手腕,将笔塞到她手里,移到文件上,“在这儿签。”

林离签下合约。江屿望着她,她的眸里还是有所迟疑。“林小姐不用担心,相信我的专业,您,也可以把我当做是...某些人。”江屿说道,故意在某些人的字眼上顿了顿。

林离心里一顿,脑海里还是浮现出易烊千玺的模样,她鼻子一酸,喉咙像是卡住了似的,难受极了。

我会代替易烊千玺,留在你身边。

林离现在在一家经营规模算中等的公司做文职,薪水还行。临近月末,公司上上下下都忙起来了,连林离这种小职员也开始加起了班来,几乎每天都起早贪黑的,回到家也是累到一头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

工作特殊的江屿天天呆在林离家中,端着杯黑咖啡,坐在那半圆沙发上,看着林离忙里忙外的,也曾试过亲自做好饭菜,给她带饭,却被婉拒了。然后,他便没有再提着保温瓶出现在林离公司门口了。

“江屿,以后不用那么麻烦了,我自己能行。”林离双手扶墙,慢慢靠近站在办公室门口的江屿。

江屿拎着保着温的饭菜和汤水站在离她几米远的地方,当时室内的灯光昏暗,他半个身子隐入黑暗中。

“没关系,我在家也是无聊而已。”江屿有点恼地绕过林离,径直走到她的办公桌前,摆好饭菜和汤,再返回去抉着林离回到她的位置上坐下。 “你一个人在上海,没有朋友,家人也不在身边,日子过得很清苦吧?”江屿拉来一张转椅,坐在林离身旁,问她。

林离摸到勺子,捣了捣还冒着热气的白饭。台灯亮着有些昏黄的灯光映在她的脸上,修长的睫毛随着眼睛的睁合,一颤一颤的,温柔细腻。

林离轻声回应道:“嗯。谢谢你给我做饭。”

林离勺起一口饭塞进嘴里,再勺了菜送进嘴里,咀嚼。“是,是拔丝地瓜...”林离说着,鼻子酸酸的,眼眶一红,滚烫的眼泪就这样涌了出来,重重砸在她颤抖着的手上。

是记忆中的味道,是奶奶的味道,是故乡的老味道。

“...嗯。”江屿应道。

林离吸了吸鼻子,用手背胡乱地抹掉脸上的眼泪,又低头大大地吃了一两口,腮帮子鼓鼓的。

林离边吃边哭,眼泪止不住了。

“小,小时候爸妈工作很忙,有一段时间我和我哥是和爷爷奶奶一起住的。奶奶每隔几天就会给我们俩兄妹做一顿拔丝地瓜。”林离紧紧握着勺子,滚烫的泪还是不争气地往下落,一顿久违的菜勾起了她的回忆。“那时候不懂事...我和我哥总是嫌丝拔得不够好,地瓜也不甜。再后来,哥哥工作学业两头兼顾忙得不可开交,也很少回家了,就,就连奶奶过世的消息,他都是高考完后回到家才得知的。在那之后...呜呜我们便再也没有吃过拔丝地瓜了...嗝...呜呜...”

江屿认真地听林离述说。皱眉,眼里全是对眼前这个女孩的心疼,他伸手轻轻地拍着林离的后背,安慰她。

“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我出了重庆山城,一个人来到陌生的上海。那时候想着自己老大不小了,总不能什么事都要家里帮忙吧。一个人加夜班,实在是太晚了就在公司借宿了;生病了,也一个人撑着,去医院,挂号,排队,看病。什么事情都是自己一个人完成,有的时候我都快忘了自己是个身体有缺陷的人了...”林离说着,想起之前自己一个人靠着感觉在上海打拼的种种辛酸经历。

“除了每天停不住的忙碌外,更多时间都是在思念他。一天天地想着他有没有实现他舞蹈老师的梦想,他有没有找到比我更适合陪伴他的女孩,他...有没有过得比我好...”江屿看着林离眼里的泪一直在打转,自己也忍不住红了眼眶,他强忍着眼泪涌出。

“以前的我从来都没想过有这么一天,在失去了他和被剥夺了光明后,我会活得那么不堪...”林离抱头痛哭流涕,活得多累哭得多惨。

江屿站起身,靠近林离,轻轻地抱住了捂着脸哭得昏天暗地的林离,自己也在偷偷地落泪。

对不起...对不起。


深夜00:08

江屿坐在沙发上,手心里揣着俩核桃,目光随意地落在茶几上的某本杂志上,大脑放空,等待着门铃响起。

“是该告诉她了...”江屿喃喃道。

窗外下着密集的小雨,隐隐约约的雨声传进屋内,静谧的空间,墙上挂着的古钟指针还在滴答滴答的走着,节能灯的光很昏暗,微弱的光亮撒在江屿的脸上,棱角分明。

餐桌上放着煮好了的姜茶,晾到刚刚好地温度。

又过了几分钟,久等的门铃声才突兀地响起。江屿放下核桃,径直走向门口,开门,搀扶着醉到不省人事的林离进了家门。

林离喝得醉醺醺的,全身被雨淋湿透了,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什么都皱巴巴的,狼狈不堪。林离半瘫在沙发上,嘴里还嘀嘀咕咕着什么,脸红扑扑的。

江屿从柜子里拿出毛巾,裹住林离的身体,一把抱起她,往林离房间走去。

江屿帮林离淋浴,换掉湿透的衣服,吹干头发。折腾了好久,他将林离放在床上,扶着她,喂她喝醒酒的姜茶。

“乖,喝姜茶。”

江屿勺起一小匙姜茶,送进林离的嘴里,林离咽下有些凉的姜茶,半梦半醒地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当江屿正要再往林离嘴里送姜茶时,林离突然一个抬手便将江屿手中的姜茶甩开了,姜茶全撒在地上,玻璃杯也重重砸在地上四分五裂。江屿对于林离的摔杯动作有些意外,他楞了几秒,才回过神来。

“我不喝!”林离吼了一声。

“好...不喝不喝,你...”江屿放下勺子,放低枕头,正想要扶着林离躺好,却被林离挣脱开了:“你,你走开行不行?!”

酒气上头的林离一撒手,无意推了江屿,他一个踉跄,往后退了几步,差点踩到了一地的玻璃渣。“你可不可以不要管我,可不可以离我远一点?!”林离眼睛红红的,滚烫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央求着江屿。

“你煮的姜茶,你做的拔丝地瓜,你买的核桃还有床头摆着的熊,一切的一切,都有他的影子。我明明已经在很努力很努力地在忘记他了,我已经拼命地在克制自己了,为什么又常常想起他呢?可是为什么,每次一靠近你,一接触到你,我都会忍不住又想到他了...我曾一度把你当做他,我都觉得自己快疯了...怎么可能呢,江屿怎么可能会是易烊千玺呢...”林离伸手抓了抓胸口的衣服,感觉那里像是堵了块石头一般难受,眼泪哗哗地落下了,满脑子的易烊千玺。

江屿望着她难受痛苦的样子,也红了眼眶。他说:“...就算我就是易烊千玺,那又怎样?”

林离听见江屿这样的回答,有些诧异。“不,不可能的...他当初把话说得这么绝,怎么可能会呢...”林离手足无措地否定了江屿的话。

江屿慢慢靠近林离,伸手捧着了她的脸,“傻瓜,我就是易烊千玺。”轻轻地说。

他靠近她,他温热的唇落在了林离干燥的唇上,蜻蜓点水般的吻着。林离一下子大脑一片空白,任凭他亲吻。

过了一会儿,千玺的唇离开了她,两人的鼻尖靠在一起,气息交缠。

“我爱你。”

道出迟来的爱。

两人的爱情,来得刚刚好。


评论
热度(37)
  1. 一条不高产的废鱼故事集_文字站 转载了此文字
    算是五月低产期的第一篇文吧,不喜勿喷...

© 一条不高产的废鱼 | Powered by LOFTER